by

「18」

我有个艺术家朋友,一个对世界充满不满的艺术家朋友,那种怨气无法像别的艺术家一样转换成创作。或者说,他不想转换成一种“勇气”的力量,一种“勇气”的愤怒。这种短暂的愤怒甚至不如痛苦,痛苦能给人带来长久的精神愉悦,而愤怒只会短暂的消磨意志最终被他人给消费。消费痛苦是快乐绵延的,消费愤怒如同带上一个油腻皮实的虚伪面具。这样的面具,我那个朋友他怎么样也是戴不上去的。他宁愿活在反复悔恨的时间轴里,也不愿意站在消费愤怒的舞台上摇摆。因此他说不定是真正的艺术家,但是就算内心活着一个真正艺术家的人也无法拜托欲望。总有一天欲望会一次又一次的反扑,会一次又一次的侵蚀,直到把他融化。

© 2012?2020 JIANG LI    ​jiangliart@gmail.com

by

「18」序

我有个艺术家朋友,一个对世界充满不满的艺术家朋友,那种怨气无法像别的艺术家一样转换成创作。或者说,他不想转换成一种“勇气”的力量,一种“勇气”的愤怒。这种短暂的愤怒甚至不如痛苦,痛苦能给人带来长久的精神愉悦,而愤怒只会短暂的消磨意志最终被他人给消费。消费痛苦是快乐绵延的,消费愤怒如同带上一个油腻皮实的虚伪面具。这样的面具,我那个朋友他怎么样也是戴不上去的。他宁愿活在反复悔恨的时间轴里,也不愿意站在消费愤怒的舞台上摇摆。因此他说不定是真正的艺术家,但是就算内心活着一个真正艺术家的人也无法拜托欲望。总有一天欲望会一次又一次的反扑,会一次又一次的侵蚀,直到把他融化。

© 2012?2020 JIANG LI    ​jiangliart@gmail.com